Product display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新闻详情

    香港富豪刘銮雄千亿身家接班人到底会是甘比还是大儿子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2-05 22:35:30 来源:6up-6up扑克之星-扑克之星官网 所属类别:新闻中心

      如何让一个家族的财富、文化及信念得以传承永续,是困扰财富人士的难题。当一代掌门人准备退休,开始考虑财富传承,想把财富及资产传下去,移交新一代,可又担忧后辈掌握的权力与承负的责任、努力不相配,担心败家子或者争产内斗,故而也希望保留一定的财富掌控权。

      李嘉诚退休,是一个“超人”时代的结束。100多年来,香港商界豪门,有的风头正盛、有的日薄西山,几度春秋,无为而治有之,向死而生有之,苟延残喘等待命运扣门有之。

      相比于90岁李嘉诚,同为潮汕老乡、另一位香港资本市场上“超人”、 有“股坛狙击手”之称的67岁刘銮雄,自换肾之后,身体却远远不如。李嘉诚已完成代际交替,大儿子李泽钜接任,那么,“大刘”会如何安置他的千亿家财,又布局他的财富帝国接班大计呢?

      刘銮雄,绰号“大刘”, 华人置业前任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。提及他,人们总绕不过“女人”,也没错,大刘在“女人”方面诟病多多,过去感情绚烂、走马灯换女友,出手阔绰,送女明星豪车、豪宅;其实,与性情浮华的“生活”、情感纠纷相比,大刘的经商之道,在风险管理上表现的胆识与长远目光,特别是商业实战中累积的知识、经验和智慧,充满启发!

      刘銮雄生于香港,出生于1951年,祖籍是广东潮州,他的太太、原《苹果日报》娱记甘比(陈凯韵)的老家也是潮州。父亲刘火荣起初是开米店,育有五子六女,后来办制衣厂被人偏光、家道中落。大刘母亲叶淑婉是继室,老家也是潮州,她告诉儿子,当年一直想省存5万块,存很多次也存不到。

      刘老太太是2015年4月在香港玛丽医院与世长辞,享年94岁。与丈夫刘火荣创办实业,是上世纪60年代。当年,刘火荣夫妇与潮商林百欣、李嘉诚、还有黎姿老公马廷强家族等交好,也与绰号“跛豪”的香港六七十年代“毒枭教父” 吴锡豪交情匪浅,港媒曾报道“刘老太曾借钱给潮州帮,以解其燃眉之急”。

      乡缘、乡谊、乡商,是为商“人和”的关键资源,这样的“人脉储蓄”, 为刘銮雄后来的兴起,埋下一块坚实的“垫脚石”。很多人说潮商“无孔不入”,其实与他们重视乡缘有关,利用地域关系情感纽带互帮互助,一起把生意做大。

      虽为名誉上“富二代”,到大刘出世后,已是家境不好,身为长子(以前在潮州老家,刘火荣有几个儿子,不过小日本侵略时全都饿死,除3个姐妹外,大刘还有个弟弟“细刘” 刘銮鸿),劈柴做饭、收拾家务啥都干。直到大刘10岁,刘家生活才慢慢改善。父亲名字带“火”,脾气性情也是爆烈,与大刘常常口角,一冲突起来就挨打被踢,故而大刘与顺他、宠他的母亲感情很好。

      刘火荣开风扇工厂,是很后期的事。刘銮雄早年在加拿大多伦多求学时,认识了祖籍北京的宝咏琴。宝咏琴是满族,1954年生在香港,1973年留学滑铁卢大学时,与大刘相识交往,回港后,1977年两人结婚,生下长子刘鸣炜、女儿刘秀融。1992年底,刘宝二人离婚。大刘被称“风扇刘”,靠风扇吹起“第一桶金”;不过,大刘的“兴家”,还是靠着他与宝咏琴夫妻二人同心创业,一点一点做起来的。

      刘銮雄是白手起家,说他子承父业,是指他在家族工厂干了4年,也把风扇这门生意传承下来。爱美高于1978年创办的,最初是合伙企业,生产吊扇到北美卖,1983年,公司在港交所上市,资本已达5亿港元,雇工万人,短短5年创造了一个商业奇迹。可当初这家风扇厂资本仅1.7万港元,员工也就22个人。

      刘銮雄,被称为“香港最有故事的人”, 他敢于“花大钱”,红颜知己多不胜数,娱乐圈女星关之琳、李嘉欣、蔡少芬等都曾是他的前女友。他更擅长“赚大钱”, 号称股海枭雄,令对手“闻风丧胆”,也可以说是在香港证券史上起了历史性作用的人物。

      1985年初,他在“爱美高”一出一进,兴风作浪,不单挤出另一个合伙创始人梁英伟、重掌大权,而且还有2亿港元落袋。运用“华尔街野蛮人” 股权竞争模式,刘銮雄是港股第一人。

      这种“妖精、害人精、野蛮人、强盗”“恶意”收购行为,是大刘“拿手好戏”,虽然套路多多,路径却大致相似:先是瞄准一家控股不牢或经营不善、内部不和的上市公司,再暗暗吸纳其股份,等到了一定数目,就突然发起袭击;若能成功控股则罢,不成,让对方用高价赎回他手头控有的股权。在此期间,他灵活使用“加杠杆”操作、 集资、分拆、股权重整等手法,成了人人生畏的“股市狙击手”。

      被大刘纳为己有的老牌企业“华人置业”、“ 爱美高”,即是此中成功控股的得意之作。另外,被刘銮雄瞄准、阻击过的有“四叔”李兆基的“中华煤气”、 当年脍炙人口的与著名的嘉道理家族的大酒店争夺战等。最后,香港犹太家族嘉道理“割肉”保江山,刘銮雄旗下的“中华娱乐行”获利9200万,另一家“爱美高”也大赚4200万港元。仅此数役后,大刘在港股呼风唤雨,其染指的股票如脱缰野马般飙升,小股民喊爽,可大股东却叫苦不迭,对大刘避之则吉。

     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,大刘也失手,输了不少钱,可有输也有赢,2008年金融危机后,许多人输掉身家,大刘却赚了四五百亿,不过,他急流勇退,开始转向地产、传媒等其他领域,并进入内地市场,从投资操作而言,也算是“波段操作”吧。

      房地产,作为一种权益类资产投资,与香港特殊的产业格局有关。比如“大刘、细刘”联手新世界发展主席郑裕彤,在多家财团争夺中胜出,收购崇光百货大楼。如今,崇光作为香港铜锣湾铺王,租金回报极为丰厚。在内地,与上海九百合资、以及天津、海口、福州等地的地产项目,均带来巨大的财富回报。

      数年来,福布斯“香港50富豪榜”上,刘銮雄的身家排名一直爆涨,已杀至第4位。有一个蛮有意思的现象,那就是大刘资本市场运作轨迹中,较少染指潮汕商界的企业,这可能与乡情有关,也与其背后与潮商相关的庞大融资来源有关系。1986 年,阻击庄氏集团的能达科技,是刘銮雄在香港股坛“初试身手”,而庄氏集团创办人庄重文,家乡是福建泉州泉港,早年毕业于集美水产航海学校。半岛酒店的嘉道理家族,是老牌英资系,而他曾阻击过的“四叔”李兆基、何鸿燊等,祖籍地均在广佛深地带。

      从地域及历史渊源来看,潮汕与闽南两大商群,语言相近、风俗习惯相似、且彼此关联度更大;而从族源上看,潮汕人的祖先大多数来自福建,一样自称“河洛人”。因此,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的华商家族企业,相互往来的认同度相对较高。

      年初,38岁太太甘比,顺利生下第三胎,为刘銮雄再添“千金”,至此,他一共育有三男四女,据悉,与甘比同龄的大儿子刘鸣炜,也有四个孩子,大刘已是儿孙满堂。

      香港豪门恩怨多,分家争产的闹剧此起彼伏、一起接着一起。原因很简单,财富的聚散有二大要素,一是人,再就是钱,人可以创造钱财,也会反被钱财被累,甚至因钱财而毁亡。而当人与钱财统一且联系一起时,就形成了产权,即家族企业代际传承的核心要素。

      2016年11月15日,刘銮雄分别在7份报章高调声明,正式宣布与相处多年的女友吕丽君分手。(实际是2014年分手)吕丽君,今年39岁,2012年曾被任命为华人置业执行董事,与刘銮雄育有一女一儿。两人最大的孩子刘秀盈,生于2002年,尚未成年,而另一个儿子刘子锋生于2010年,更是年幼,基本上可以把他们从接班人名单中排除。

      与吕丽君分手后,甘比上位,由于刘銮雄对相关股权和信托关系做了一系列调整及组合。2017年3月日,“华人置业”在香港联交所的股权申报记载中,包括刘銮雄个人,与前女友吕丽君所生的两名子女,从家族信托中除名。而同一天,华人置业突然宣布的股权重组安排中,大刘以“健康不稳”为由,将其持有股权分予长子刘鸣炜及甘比,而吕丽君及一对儿女均没有获分派任何股份。

      此番大刘持股的分配,长子刘鸣炜、三女儿刘秀桦、三儿子刘仲学均分比例为24.97%的华人置业股份,因刘秀桦、刘仲学未成人,甘比作为母亲,为子女的股份托管人,并被任命为华置的执行董事,另外,先后加入华人置业、甘比的胞姐妹陈诗韵、陈诺韵也同为执行董事,其中陈诗韵还兼任行政总裁,而出任董事局主席的是长子刘鸣炜。

      也就是说,表面上刘鸣炜从父亲接过权杖,作为华人置业的刘氏二代接班人,可他要面对的是甘比“三姐妹”同在董事局,大刘如此布局和安排,既是一种平衡,也是牵制、约束。

      刘銮雄很少接受媒体采访,一次受访时,谈及老婆甘比,主要有二个方面:一是换肾治疗期间,她不辞劳苦照顾,深受感动,对太太“无怨言”,唯一是不够成熟。第二,他表达甘比是他“最后的女人”,“不敢再交女友,见过鬼难道还不怕黑吗!”而谈及“分家”,刘銮雄说,大儿子刘鸣炜、或者甘比,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提要分家产。从以上信息看,大刘的“分家”,是一种主动安排,在产权的所有权层面,是均等分配,而经营管理权上,刘鸣炜已被作为自己接班人的人选,但也充分考虑甘比及小儿女的控制权。

      如何让一个家族的财富,当然也包括文化及信念得以传承永续,是困扰财富人士的难题。当一代掌门人(创始人)准备退休,开始考虑财富传承,他(她)又想把财富及资产传下去,移交新一代,可又担忧后辈掌握的权力与承负的责任、努力不相配,担心败家子或者争产内斗,故而也希望保留一定的财富掌控权。与西方设立包含家族办公室、家族理事会等组成部分的家族基金顶层设计相比,选择“家族信托”作为家族财富管理模式的相对更多,而且在国内、港台、以及海外家族企业中,这种模式也相对成熟,适用面也广泛一点。

      刘銮雄很早就运用“家族信托”的财富管理模式,2006年,他就把自己名下的两个信托,以及母亲叶淑婉名下在摩根大通的信托归一,建成“GZ Trust”;2013年,他又将“GZ Trust”、连同拥有74.99%华人置业股权的BVI公司Solar Bright,重新归入他个人名下,再转入新的信托公司ALTO Trust。

      长女刘秀融,生于1985年,曾在瑞士贵族学校念书,再留学英国,后于纽约攻读心理学硕士,毕业后进入纽约大都会美术博物馆工作,她是大刘的掌上明珠。在她9岁时,母亲宝咏琴因不堪大刘花边新闻骚扰,与刘銮雄离婚。很多人会问,亲哥哥、连同甘比的女儿都受益股权,长女刘秀融为何就没有呢?

      由于家族信托保密性特别强,对长女刘秀融,乃至与吕丽君的一对儿女,刘銮雄是否有相应的财富分配,外人不得而知。在宣布与吕丽君划清界限时,大刘也同时表示要从经济上照顾那一对儿女。父母离异后,刘秀融与哥哥刘鸣炜一直在奶奶刘老太太身边。

      选择接班人来担当家族企业传承,从理论上主要是二大层面,一是情感认同,也就是说代际之间、备选家族接班人与企业之间必须有情感上的认同。第二,就是组织认同,一个成功的接班人传承,须具备一些重要特质:如领导力、企业家精神、家族企业成长策略、家族企业治理、以及工作伦理等。因为,家族企业接班人一方面要创造和延续成功的企业,另一方面还必须维持家族间的凝聚力。

      潮商在代际交替中,长子接班的传统仍具有很强的生命力,李嘉诚选择长子接班,也是有这方面的因素。而李嘉诚岳父,也就是其舅舅、李泽钜及李泽楷外公的庄静庵家族,也是有这样的传统。二代三兄弟接手家族生意“中南集团”后,虽有分工,但大哥庄学山是庄氏家族的代表人物,出任中南股份、中南钟表主席。刘銮雄虽接受海外教育,不过也有受传统观念影响的一面,故而选择长子刘鸣炜接班,更像顺理成章、水到渠成。

      与父亲相比,长子刘鸣炜更显得低调,以前大刘坐豪车,他则搭地铁、坐经济舱。此前谈及接班人时,大刘担心的是刘鸣炜也没有兴趣,“亲生子女都未必听我的话,我当然希望他有做生意的兴趣,可以接手我的金融投资收益。”对于儿子刘鸣炜,刘銮雄曾如此评价:“他的性格品行一流,唯一缺点是比较崛强,我只是提醒他。”如此看来,大刘对长子刘鸣炜是比较满意的,从情感上也愿意其成为自己家族事业传承人。